南阳特产

Nanyang Speciality

您所在位置: 主页 > 县区特产 > 邓州市 >


邓州芍药

作者:邓州市宣传 发布日期:2019-02-12 16:33

微信图片_20190112153926.png

    暮春时节,花仙子似乎手舞彩带准备离尘而去,百花园里诸多花事也已渐渐地飘落,不过,在邓州市罗庄土谷山下周郝村一带,花仙子似乎又转个身飘然而至。

    三月风四月雨,于是带来五月花。到了五月,芍药花神开始盛开了。邓州罗庄吐雾山旁万亩芍药园内的芍药花也渐次进入了最佳观赏期。

据《本草》记载:“芍药犹绰约也,美好貌。此草花容绰约,故以为名。”

    芍药因花妩媚艳丽占得“绰约”之谐音。芍药和牡丹的形貌非常相近,但牡丹是木本,花大枝粗,有雍容华贵的气象,而芍药是草木,显得娇小柔弱,所以古人评花时以牡丹为第一,芍药第二,谓牡丹为花王,芍药为花相。

    称为花相的芍药,因它开花较迟,故又称为“殿春”。在中国的艺术绘画史中,芍药的艺术精品丰富多彩。光绪皇帝就曾留下御笔《芍药图》。

    在国外,芍药也倍受青睐,有“花中皇后”的美称。芍药自古就是中国的爱情之花,现在也被誉为七夕节的代表花卉。

微信图片_20190112153929.png

     爱情之花芍药美丽柔情,粉红色的芍药如天边的彩霞,更似相恋中羞涩的少女,浪漫、含蓄的芍药映红着春天的面庞。

   “赠之以勺药”的情歌,从诗经一直传唱到汉唐明清,如今在吐雾山下,芍药依然谱写着希望的旋律;在吐雾山下,芍药依然唱着浪漫的山歌;在吐雾山下,芍药依然描绘着炫彩的画卷!

    你可知,就是这朴实羞涩的芍药也差点因姿色超群而险遭横祸?

    据《开元天宝遗事》中所记,兴庆宫内沉香亭,一处留下了唐明皇和杨氏姐妹不知多少风流韵事的地方,也一度成为了各地养花高手的断魂地!

沉香亭畔可没有李白的醉酒诗篇,有的是一位名叫宋单父的惴惴不安的老者,他专养芍药,能将扬州芍药移植北方,色泽更鲜,花朵更大;他被召入宫中,奉命在沉香亭畔种植芍药,皇上老儿下诏须使牡丹开过芍药继之;这下可苦了单老汉,白天还要回避赏花游玩帝王嫔妃达官贵人,只能在夜半三更之后才能耘植养护,可偏偏那一年阴阳不调,暖气不动,到了开花季节迟迟不见蓓蕾萌发,眼看皇上就要问罪了。

    善良的芍药仙子们也是急在心头,为了报答宋老汉的灌溉之恩,聚头商议合力绽放,于是,奇迹出现了,在次日清晨芍药忽然绽放,每一枝头开放两朵,姿态各异,日升日落,一日之内芍药由深红色、深碧色、深黄色、粉白色不断变幻着花色。随着色泽的变化,香气也各异。时而幽香,时而浓郁,众人如醉如痴。众芍药仙子在一日之内尽呈芳彩,自然把沉香亭畔装点得胜过瑶池。众嫔妃在芍药仙子映衬下黯然失色,自然不爽,说定是花妖作怪,荒淫的皇上老儿竟有意将芍药刈除并降罪宋单父。众芍药仙子深感不平,不生蓓蕾有罪,各色呈芳更有罪,真是人间帝王的淫威胜过天上玉帝。为救宋单父,芍药仙子也顾不得理论功过是非了。

    这一夜唐明皇与杨贵妃,醉卧华清宫。芍药仙子便连夜赴骊山开放。次日清晨皇上与贵妃宿酒初醒,更是惊异不止,便携手并肩同赏芍药。

    本是风流天子唐明皇便亲折一枝芍药送到得宠的贵妃面前,贵妃含笑嗅香观色。唐明皇见爱妃如此愉悦,便说:“不只是萱草能使人忘忧,芍药的花香色艳更能醒酒。”上有所好,下必效之。唐皇一句话,用芍药花香来醒酒的风气便风靡一时,一时间朝野上下,凡有宴饮必定将各色芍药折下,入在海盘之内,摆在餐桌中心。

    据说唐皇终日沉浸在灯红酒绿的欢乐中,却忘了种花的宋单父,这位给人间带来姹紫嫣红辛勤耕耘的老者,终免于一死,也算是得到了最高的奖赏吧。人世间的是非祸福,必定是有因果的。后来马嵬坡上的芍药百花,只是冷眼看着那帝王夫妇的“马嵬坡前血渍墙,香魂抱怨付黄梁”的生离死别了;只是冷眼看着那“君王掩面救不得,回看血泪相和流”的唐明皇内心矛盾和痛苦了。


微信图片_20190112153933.png

     传说牡丹芍药本来就不是凡间花种,话说某年人间瘟疫肆虐,百姓苦不堪言,花神为救世人盗了王母仙丹撒下人间。结果一些变成木本的牡丹,另一些变成草本的芍药(至今芍药还带着个“药”字。牡丹、芍药的花叶根茎确实可以入药,牡丹的丹皮是顶有名的,白芍更是滋阴补血的上品),来疗治人间疾患。

盛放的芍药种类繁多花型丰富,颜色多彩,香味不同,花期长。所以有不少人把这里的芍药称为四月花神!在这里“花的海洋”绝不是一句夸张语!来吧,这里的一叶、一茎、一花皆可给你轻松、惬意、柔情!

     都说花季的江南比北方更富有诗情雅意,其实,当你漫步于邓州罗庄土谷山下,望着这些绰俏多姿的芍药在五月的香风中袅袅飘过,你会感受到这芍药枝枝叶叶增添了几分浪漫,你定会陶醉于这吐雾山旁的情调,你也许会愿意化为一只蜜蜂与花瓣来个轻轻地亲吻!

     宋人王观在《扬州芍药谱》中曰:“扬之人与西洛不异,无贵贱皆喜戴花,故开明桥之间,方春之月,拂旦有花市焉。”王观说扬州人“无贵贱皆喜戴花”,从风俗的地域特点来说,扬州传统的特色在于簪花,可见早有“扬州芍药甲天下”之誉的宋代扬州人,讲究发式更讲究发饰的扬州女子戴芍药花已是很普遍的。

说道扬州,更不能忘了当年任扬州太守韩琦的“四相簪花”的传说,北宋着名科学家沈括,在他的《梦溪笔谈·补笔谈》中也有详细记载——

    庆历五年(1054年)韩琦在扬州太守任上时,其府署后园中芍药一干分四枝,枝各一花。每朵花瓣上下红色,中间围一圈金黄色花蕊,是一种叫“金带围”(又名金缠腰)的新品种,韩琦十分高兴,又邀了三人(三人为大理寺评事通判王珪、大理寺评事佥判王安石、大理寺丞陈升之,酒),同来观赏。酒过三巡,剪下四朵芍药花,四人各簪一朵。更妙的是随后的三十年间,四人都先后当了宰相。因芍药中“金带围”品种与宰相的金色腰带相似,从此,芍药便有了“花相”一说。


微信图片_20190112154654.png